今天的班不知是如何上完的,早上十點半為止就有四個Code Blue,而且是四個不同的病人,從25到85歲,大家衝來衝去互相幫忙,不是蓋的手腳發軟,恨不得當時是下午七點半的下班時間。最後有病人救回來了,有病人改成DNR,家屬放棄急救讓病人平靜的離開世界。好不容易病房監視器不再此起彼落的發出警報聲,接下來就是轉病人,情況好轉的病人必須轉出加護病房。到下班為止轉出半數的病人,然後ER開始來電:「空病房清乾淨了沒有?我們要送病人上去了。」就在六點半,同時必須轉我的兩個病人,有一個是轉院,救護車已經來了,有一個要在交班前轉到另一個病房,當然又是需要互相幫忙才行。

     那個要轉院的85歲老先生已經在ICU住了一個多月了,大家都對這可憐的老先生特別關照,他好不容易保住一條命,可以轉到較慢性的醫院繼續治療。故事是這樣的,六月的某一星期天,老先生逛一家商店時遇見一個三十歲的少婦,他們聊了起來約了星期一吃晚餐,星期二他們就在賭城結婚了。然後這新婚的老婆就開始享受老先生的經濟支援,包括要買珠寶和名牌皮包,常揮霍要更多的錢。後來知道這女子結過五次婚,現在帶著三個孩子和孩子的父親一起住在老先生的房子裡。老先生想要結束這段關係,這女子就威脅要傷害自己。好在老先生已經找了一位律師備案,社工建議先止付一切信用卡等,老先生又擔心她真的走極端。老先生坦承是因這女子的波霸身材和要滿足自己的性需求而結婚,沒想到落入這陷阱。老先生入院沒幾天病況轉危急,從插管到氣切,超過一個月不能說話了。一度他的新婚老婆決定要放棄對他的急救,好在老先生去年曾將自己的醫療處置權(DPOA) 託給自己的兩個朋友,所以他的老婆無權決定他的醫療處置,否則他可能就冤死了。

     這只是許多受騙老人故事中的一個,我們或許會說是這老先生自己先起了淫念才招來這結果。但人的軟弱與罪性在空虛寂寞時會更加囂張,而且往往認為自己站立得穩的更容易落入試探。不久前看了一部港片「門徒」,不是基督徒說的門徒,而是描寫在毒梟中臥底警察的故事。這警察曾不解「大家都知道吸毒是可怕的事,為什麼人還要吸毒?」他問吸毒的人:「到底是什麼感覺?」直到他認識這些吸毒的人,他明白很多人會吸毒是因為空虛寂寞。因此他問:「真正可怕的是空虛寂寞?還是吸毒?」當他立了大功後有機會可以回到警局上班,但他選擇繼續臥底,因為臥底七年來他習慣看到警察就跑,他已經不會追壞人了。電影的最後一幕,這臥底警察在自己的手臂綁上止血帶,如同其他注射毒品的人一般。我想空虛寂寞可能是現代最可怕的疾病,它使人陷入各樣上癮和罪惡之中,它使人輕看自己的生命,它使人失去意義與盼望。我們都需要互相守望的肢體,能彼此認罪,用愛心說誠實話,一起行走天路。

on Thursday, September 30, 2010 at 11:41pm

一個懊悔的老人 --- 補遺篇

     上週我分享這故事之後似乎無意間讓老先生招來一些罵名,讓我有「我不殺伯仁,伯仁卻因我而死」之憾。我的分享不是要凸顯或控訴人的過犯,也無意姑息或淡化罪的事實。罪惡不是顯在行為上才算罪惡,神的標準遠在行為之前,是在「心思意念」上就當潔淨。我們若只是為自己的邪情私慾沒有化成行動而慶幸,其實不過是 「五十步笑百步」,在神的眼中都是罪。我們都會受試探,連耶穌也沒有例外,耶穌也有人的慾望,但祂靠著完全的順服聖靈與天父保持親密關係,祂勝過一切的試探,祂雖受試探卻沒有犯罪,祂不僅能體恤人的軟弱,也為人立下得勝的榜樣,讓人知道可以靠著順服聖靈和親愛天父而得勝。老先生能在社工面前坦誠一般人不敢啟齒的掙扎或痛處,我以為他是沒有詭詐、誠實面對自己的人。倒是那心術不正,存心欺騙只圖己利又不知反省的人,才是真正的可恥。一個人願意面對自己難堪的一面,將自己交在神的手上受雕塑,才能真正活出新的生命,而且是神造每個人與眾不同的、獨一無二精緻的原版生命,能反映神榮耀的生命。我想說的是,世界的引誘試探隨處都在,我們需要虛心常常檢視自己的軟弱,與神保持親密的關係,有好的朋友能彼此坦誠互相守望,在信望愛的天國旅程中不斷更新成長,才能跑完當 跑的路。 

     這個週末我們在Anaheim Disney land度假,恰巧碰到同志日(Gay’s Day)在那裡的大聚集。園區內到處是穿著紅色衣服的同志們和同志的支持者,我有生以來首次看到這麼多的同志,我的頭轉向任何方向,都會看到紅衫軍,都會看到他們的一些互動。想到基督徒在面對這群體時往往是拍版定案,好像是十惡不赦的噁心可恥行為,所以我有一個類似的疑問,罪還分大罪或小罪嗎?罪人還分等級嗎?在完全聖潔的神面前,我們每個人的身份都是一樣的,都是犯了罪、虧欠神榮耀的罪人。不管政治階級、教育程度、社會地位、經濟條件、黑道白道、、,我 們都只有唯一的、相同的途徑,就是藉著相信耶穌基督的流血、替死、埋葬、復活而與天父和好。我在想耶穌說祂自己是罪人的朋友,這也是祂來到人當中的目的,祂會怎麼作呢?我想到耶穌赴馬太的宴席所招來議論,因為祂與當時的稅吏、妓女、、、,與那些欺詐同胞、製造淫亂,被社會唾棄的敗類,與大家紛紛走避唯恐不及的罪人「馬太的賓客」同座席、同吃喝。物換星移,當時「馬太的賓客」換成現代的社會會是誰呢?我只知道耶穌釘十字架,耶穌為「馬太的賓客」死如同為我死一樣,我想聖經教導我們不是要手指著他人說:「神啊,你看他……」,而是要反求諸己說:「神啊,憐憫我這可憐的罪人吧。」

     我們是否願意建立一個平台,是對「馬太的賓客」多了解和認識,是朋友對朋友的接納,而不是扮演法官或陪審團。「接納」不代表「同意」,我可以不苟同一個人行為,但接納是針對人價值的尊重,看對方和自己一樣是神眼中既寶貴又軟弱的人。

on Sunday, October 3, 2010 at 11:20pm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Rae 的頭像
Rae

飛翔的天堂鳥

Ra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